世纪华通(002602.CN)

两人因炒作豫金刚石被限制交易 出没A股十余年屡有前科

时间:20-09-24 06:32    来源:和讯

作者: 杨佼

9月23日,深交所披露两份限制交易决定,喻悌奇、李连生因交易豫金刚石(300064,股吧)(300064.SZ)、 长方集团(300301,股吧)(300301.SZ)过程中,严重影响证券交易价格和交易量,交易所决定从9月23日至10月7日,对喻悌奇、李连生名下的证券账户采取限制交易。

第一财经查询相关资料发现,李连生、喻悌奇已在A股出没多年,此前在多家A股上市公司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中现身,李连生更是早在12年前就已投身股市,先后出现在23家上市公司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中。

此次被限制交易前,李连生、喻悌奇“前科”不少。根据深交所通报,仅2020年,喻悌奇就因多次拉抬股价、维持涨跌幅、限制价格等行为,被交易所出具警示函、关注函,涉及股票多达5只,而李连生今年也有两次拉抬股价、异常交易行为。

根据深交所通报,两人交易受限,触发因素是9月22日的交易行为,并未涉及此前情况。两人早前是否参与交易豫金刚石、长方集团,目前尚待交易所进一步通报。而这两只股票幅度最大的异动,出现在9月8日停牌前。对这段时间的交易情况,监管尚未披露。那么到底是谁在这段时间,猛烈拉升了这两只股票?

猛烈拉升时谁在交易

根据深交所决定书内容,9月22日,交易豫金刚石时,喻悌奇于9:52:14至9:52:18,以5.31元/股的价格,申报买入该股6笔合计144.26万股,全部成交金额766.02万元。而喻悌奇的买入价,正是豫金刚石当日跌停价。仅仅三分钟后,其股价便打开跌停并直线拉升。

除了豫金刚石,李连生当日还买入了长方集团。22日9:30:00,李连文同样以5.31元/股的跌停价,申报买入豫金刚石8笔,合计200万股、1062万元。9:53:21至9:53:34,他还以6.64元的价格,买入长方集团8笔合计218.18万股,金额1448.72万元。

9月22日,已经停牌两周的长方集团、豫金刚石复牌。但复牌当天,长方集团以跌停收盘,盘中未出现异动,豫金刚石却再次“妖气”弥漫,开盘跌停后迅疾打开,并一路猛冲到涨停,盘中振幅接近50%。截至收盘仍上涨8.13%,全天换手率高达35.47%。23日,该股再次剧震,盘中出现最大11.56%的涨跌幅,收盘时微跌0.7%,换手率32.24%,振幅仍高达22.98%。

由于短期内股价涨幅过大,9月8日,天山股份(000877,股吧)、豫金刚石、长方集团等创业板“三大妖股”停牌核查。

豫金刚石、长方集团股价异动,主要出现在停牌前。9月1日至8日,长方集团累计涨幅为148.5%;豫金刚石8月24日至9月8日的累计涨幅为153.44%。自8月21日起,豫金刚石股价仅用了11个交易日便翻倍。

深交所此前通报称,上述期间,豫金刚石获自然人买入44.9亿元,占比97.14%,中小投资者累计买入32.3亿元,占比69.77%;机构买入占比2.86%。长方集团被自然人买入36.85亿元,占比97.48%。其中,中小投资者累计买入23.32亿元,占比61.67%。

而更大的疑问也正在于此。在这幅度更大的连续异动期间,究竟是哪些资金及其背后的持有人,以什么样的价格买入、买入了多少,才导致长方集团、豫金刚石在短时间里连续暴涨?

屡有前科的“牛散”

在买入豫金刚石、长方集团之前,喻悌奇、李连生就因类似情形,多次被限制交易。

2020年3月至9月,喻悌奇在交易深市股票中,多次出现拉抬股价、维持涨跌幅、限制价格等异常交易行为。3月5日,喻悌奇在交易向日葵(300111,股吧)(300111.SZ)时,于09:35:36至09:36:42期间以2.38元/股至2.54元/股,买入该股307.44万股,成交154.32万股,金额375.33万元,占期间买入成交的51.99%,这期间该股上涨4.72%。

李连生也有类似行为。1月20日,李连生交易海源复材(002529,股吧)(002529.SZ)时,于09:15:00以6.80元/股申报买入该股2笔合计200万股,并在开盘集合竞价期间全部成交,金额1360万元,占同一时间段买入成交的41.33%,该股开盘上涨10.03%。

为此,喻悌奇在3月5日被出具异常交易关注函,3月9日、3月16日、9月17日,被出具3次限制交易警示函,并要求其提交合规交易承诺书。李连生则在1月20日、9月11日,被出具2次异常交易关注函,9月14日因异常交易行为被出具警示函。

如果不是这些通报,如同一些隐藏甚深的牛散一样,市场上可能没有多少人知道喻悌奇、李连生。但第一财经查询资料发现,两人此前已多次在A股出没。

2018年上半年以来,喻悌奇先后在11家A股上市公司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中出现。仓位在线网站信息显示,喻悌奇最先露面是在欣锐科技(300745,股吧)、福达合金(603045,股吧),2018年6月底,分别持有28.4万股、6万股,持股比例0.99%、0.24%。

此后的2018年三季度至次年三季度,喻悌奇又陆续持仓锋龙股份(002931,股吧)、幸福蓝海(300528,股吧)、晶华新材(603683,股吧)等九只股票,但总体持股比例较低。持仓最多的是嘉泽新能(601619,股吧),持股数量为173.44万股,最少的金时科技(002951,股吧)只有20万股。

此后,喻悌奇可查的操作又变得沉寂起来。从去年三季度到此次被罚之前,也并没有进入上市公司前十大股东的记录,并从上述买入的公司前十大股东、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中消失。但从监管处罚来看,在此期间,喻悌奇买入股票为数不少。

李连生在A股露面更早。公开信息显示,早在2008年,李连生就已进入大元股份(现更名为*ST环球)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之列,2010年又在国中水务(600187,股吧)、宁波港(601018,股吧)现身。2014年以后渐趋活跃,先后持仓世纪华通(002602)(002602,股吧)、富临精工(300432,股吧)、传音控股等近20只股票,最新买入的是神州细胞。

不同于喻悌奇,李连生买入的股票,持仓一般相对较多。数据显示,其持股最多的青松股份(300132,股吧)、佐力药业(300181,股吧)等,都在600万股以上,其他股票持仓多在50万股至400万股之间,持仓最少的也在15万股左右。

(责任编辑:董云龙 )

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