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华通(002602.CN)

索赔逾76亿:爆款游戏飞出黑天鹅 恺英网络市值才64亿

时间:19-12-22 16:00    来源:金融界

“迅游科技一周涨40.2%,游族网络一周涨19.18%,顺网科技一周涨13.70%……”股民小张一脸哀愁的看着显示器,而他手中持有同题材概念股恺英网络(维权)不仅表现平平,还让他度过了一个提心吊胆的周末。

继高管、实控人先后被刑拘后,恺英网络又摊上事了,这次被索赔76.6亿元,而公司市值才64亿元。

恺英网络12月20日晚发布公告称,韩国企业传奇IP株式会社申请仲裁,要求控股子公司浙江九翎向其支付人民币76.62亿元。

中证君了解到,这宗诉讼背后是韩国娱美德公司与世纪华通(002602)子公司盛趣游戏围绕传奇IP纷争的缩影。2017年,娱美德将《热血传奇》著作权及相关业务部门分立,交给传奇IP株式会社。

恺英网络在2016年选择从娱美德公司处获得传奇IP授权,但盛趣游戏就此起诉恺英网络,而恺英网络后续选择与盛趣游戏合作,并不再向娱美德支付费用,由此娱美德选择起诉恺英网络。

“和娱美德的合同是白纸黑字,但前高管都’进去了’,现在公司有点尴尬。”恺英网络前员工黄伟(化名)坦言。

爆款游戏成“黑洞”

公告显示,2017年11月22日,ChuanQi IP Co.,Ltd.(即传奇IP株式会社,简称“传奇IP”)与恺英网络控股子公司浙江九翎签署《热血传奇HTML5游戏许可协议》。2018年4月10日,传奇IP签署《授权证明书》,授权浙江九翎基于传奇IP与第三方共同拥有的“热血传奇”游戏开发的HTML5移动游戏“龙城战歌”发行和运营的权利。

2018年12月20日,恺英网络披露《关于控股子公司仲裁事项的公告》,浙江九翎收到韩国商事仲裁院送达的《仲裁申请》。根据《仲裁申请》,传奇IP认为浙江九翎未能根据《许可协议》的约定支付最低保证金(部分)、月度分成款和一次性奖励金等共计约人民币1.71亿元。

2019年5月10日,恺英网络披露《关于控股子公司仲裁事项的进展公告》,传奇IP向韩国商事仲裁院递交索赔声明,传奇IP主张浙江九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应向其支付约人民币25.06亿元。

2019年12月19日,浙江九翎收到代理律所提供的《传奇IP开庭陈述》,该案件已于仲裁庭开庭审理,庭审期间传奇IP主张,截至2019年12月18日,浙江九翎应向其支付人民币76.62亿元。

公告显示,截至本公告日,本次仲裁事项仍处于审理过程中,传奇IP的上述主张需以韩国商事仲裁院的最终裁决为准。

来源:公司公告

祸起版权之争

中证君者从游戏业内人士处获悉,恺英网络这宗诉讼背后是韩国娱美德公司与世纪华通子公司盛趣游戏围绕传奇IP纷争的缩影。

据媒体报道,2001年,盛趣游戏(原盛大游戏)以30万美元的价格从韩国企业亚拓士(ActozSoft)手中取得了《传奇》代理权,约定将产品在中国大陆以及香港地区的相关著作权权利独家授予盛趣游戏。这款游戏引入中国后,很快就做出了百万人同时在线、日收入快速过千万的业绩,成为当时的现象级爆款。

盛趣游戏副总裁陈玉林2018年7月在一个活动场合中表示,韩国亚拓士与娱美德共同开发完成了传奇,二者共同拥有著作权。在将《传奇》授权给盛趣游戏后的2002年,亚拓士、娱美德与盛趣游戏三方签署补充协议,娱美德将其作为传奇IP共有权人的“一切权利”不可撤销地授予亚拓士代为行使。当时的协议显示,娱美德将其作为co-Licensor(共同许可人)的一切权利委托给亚拓士行使,而亚拓士将传奇的中国大陆相关著作权独家授予盛趣游戏。

资深游戏人林宗(化名)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相当长一段时间,盛趣游戏与娱美德在传奇IP问题上相安无事,娱美德享受相关分成收益。但在2015年前后,随着手游市场的兴起,娱美德不再满足于原定的分成收入,转而直接介入授权业务,由此与盛趣游戏发生了纠纷。

恺英网络前员工黄伟(化名)指出,当时恺英网络想要运营传奇类游戏,在盛趣游戏和娱美德之间选择了后者,原因就是娱美德的报价更低。

来源:公司公告

2016年6月28日晚间,恺英网络公告称,恺英网络全资子公司上海恺英于 2016年6月28日与韩国Wemade(娱美德)签订了《MIR2 Mobile Game and Web GameLicense Agreement》。合同约定,Wemade将其拥有知识产权的“传奇”授权上海恺英进行网页游戏和移动游戏在中国大陆地区的开发及商业运营,合同金额为 300亿韩元。

2017年4月,盛趣游戏子公司蓝沙公司针对娱美德与恺英网络因涉嫌传奇授权侵权,将双方诉至法院,并索赔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行为支出的合理费用共计9990万元。

2017年4月 恺英网络公告截图

值得玩味的是,时隔一年,恺英网络与盛趣游戏化干戈为玉帛,转而联手合作。2018年6月4日,恺英网络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上海恺英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与盛大游戏游戏境内子公司上海盛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合作期限为三年。

来源:公司公告

黄伟指出,从娱美德阵营转投盛趣游戏,恺英网络陷入顾此失彼的尴尬境地。

娱美德通过诉讼给予回应。2018年12月20日,恺英网络披露,子公司浙江九翎收到韩国商事仲裁院送达的《仲裁申请》。根据《仲裁申请》,传奇IP认为浙江九翎未能根据《许可协议》的约定支付最低保证金(部分)、月度分成款和一次性奖励金等共计约人民币1.71亿元。

一家头部游戏公司人士直言,传奇IP纷争对于盛趣游戏、娱美德及传奇类游戏市场都无益处,但目前没有仍无法有效解决这一症结,因为娱美德高度依赖版权收入。

财报显示,2019年第三季度,娱美德营收289.46亿韩元,其中版权收入159.86亿韩元,占收入的55.23%。娱美德称今年把工作重点放在应对侵权、扩大授权事业、开发手游新作上。

这场纷争显然无法“熄火”。盛趣游戏母公司世纪华通12月18日盘后公告称,控股子公司亚拓士收到江西省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娱美德、传奇IP 立即停止在中国大陆向任何第三方进行涉及网络游戏《LEGENDOFMIR Ⅱ 》(中文名:《传奇》)改编权授权;娱美德、传奇 IP、深圳市椰子互娱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江西椰子互娱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立即停止履行其签署的授权协议《MIR2 PC Client Game and Web Page Service Operation and Management Agreement》。”

但娱美德方面却对世纪华通的公告不予认同。该公司认为此禁令是妨碍其正常合法的业务开展,混淆视听。

娱美德官方微信公众号截图

恺英网络“黑天鹅”不断

对于恺英网络,今年可谓流年不利,公司实控人被公安机关逮捕,多名高管被公安机关调查,如今的天价索赔更让公司发展存在诸多风险。

恺英网络今年3月29日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王悦失联。

4月24日公告称,公司副总经理冯显超因涉嫌个人经济犯罪正在接受公安机关调查。

5月7日披露王悦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5月20日披露公司董事、总经理兼财务总监陈永聪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接受公安机关调查。

6月12日,王悦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被上海市公安局正式逮捕。

10月26日公告称,公司董事长金锋因涉嫌内幕交易罪被上海市公安局逮捕。11月14日披露金锋已在上海市公安局办理取保候审手续。

恺英网络三季报显示,公司前三季实现营收15.04亿元,同比下降13.31%;净利润达7134.12万元,同比下降85.51%。公司总资产为61.68亿元,净资产为49.21亿元。WIND数据显示,恺英网络目前市值为63.93亿元。

对于娱美德提出的天价索赔,恺英网络称,传奇IP在仲裁中连续提出不合理的极高金额索赔主张,并声称索赔金额会不断累积,其将保留在仲裁过程中更新索赔金额的权利。恺英网络认为,传奇IP此举已经涉嫌恶意仲裁,通过提出极高索赔金额对公司进行讹诈。浙江九翎已经聘请当地知名律所代理本案,积极落实本次仲裁事项的应诉工作,坚决维护公司及股东的合法权益。

恺英网络表示,浙江九翎已适格履行其根据《合作协议》而应承担的义务,不存在应支付而未支付的款项。由于本次仲裁事项仍处于审理过程中,传奇IP的上述主张需以韩国商事仲裁院的最终裁决为准,本次仲裁事项对公司本期利润或期后利润的影响尚具有不确定性。后续公司将聘请专业机构就该仲裁事项对公司本期利润或期后利润的影响进行评估。